路转西樵有闲鱼

一条闲鱼……馊了……

几百年前画的大闺女

[我这些年都在干什么?]

「我是谁?」

「我在哪里?」

「我从哪里来?」

「又要到哪里去?」

「人生的道路啊!」

「为什么这么迷茫?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[今天的汐樵依然躺尸]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还有救吗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五一去哪里?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当然是在床上挺尸

评论(1)

热度(10)